你的位置:首页 > 访谈 > 正文

张朝阳:我没以前那么害怕了

中财在线 时间:2013-12-9 15:04:28 【字号 】 【关闭

张朝阳

  阳光透过搜狐媒体大厦十八层的玻璃窗倾泻下来,投射到张朝阳脸上。他眯起眼睛,仿佛将军在凝视战场。他刚刚发动了一场版权战争,对手中有强大的百度。首战小捷,他还不能懈怠,因为反盗版之战太过浩大,现在仅是个小小的休止符。

  2013年的张朝阳,和人们印象中大不一样。虽然,这一年他有个略显俗套的开始——再度从闭关中复出。两年前,他也曾像斗志昂扬过,宣布要再造搜狐,分拆了搜狗,力推视频,成为搜狐微博的头号代言人,不过很快他又在公众面前销声匿迹了。

  这次复出,张朝阳比过去还少了几分荣辱之心,更强调“活在当下”。

  追逐心灵的宁静并不是说张朝阳要逃离尘世,彻底远离喧嚣的互联网。相反,2013年几波互联网大浪中都有张朝阳和搜狐的身影。他正逐渐走向舞台中央。

  他刚开始寻找状态时,搜狐新闻客户端正在手机“抢滩战”中横刀立马,以最大装机量抢到了排位赛第一。

  然后就是视频大并购,张朝阳也曾酝酿出手。后来,他觉得搜狐视频独立发展也是一条路径,给了自己搜狐视频CEO新身份。他亲自下场拼杀的战果还不错,重金购下《中国好声音》第二季的版权,三四个月的赛季中流量大涨。

  期间还有被视作“年度交易”的腾讯入股搜狗,虽然价格比百度收购91的19亿美元差了一个量级,但对互联网格局影响巨大,不亚于一场地震。张朝阳作为整场交易中的“关键先生”左右着交易的走向,最终他回绝了能带来更多现实利益的奇虎360,给予搜狗未来更大想象空间。

  如果张朝阳还是以前那个经常出现在娱乐杂志上的他,那么以上事件已经足够炫目了。但现在他要的不是金钱与名望,也不是成功与荣耀,追求的反而是心灵层面某些难以言表的东西。

  于是,在2013年尾,他又开和盗版打了一仗。

  “反盗版”这事,四年前他干过一回。那时,搜狐视频刚上线不久,互联网还是盗版视频的天下。他的对手也没有现在这么强,虽说视频网站有百余家,但规模都不大。

  当搜狐视频联合了激动网和优朋普乐三家成立“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盟”时,许多人觉得他有点异想天开。谁知由于行业竞争过于激烈,优酷、土豆等在谋求上市也加入正版队伍,仅用一年多时间主流视频网站就完成了正版化。

  上一轮反盗版的成功,有很多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。再度反盗版,又有强大的对手百度,搜狐视频能成功吗?

  张朝阳也犹豫过。

  按他的说法,两年前在PC端百度影音和快播的盗版已经很猖獗,他那时候就想打盗版。但那时移动互联网还没这么大规模崛起,而百度是PC上掌握着流量“命门”的巨头,它决定着包括门户在内各种媒体的流量,甚至可以说整个搜狐集团的流量都掌握在百度手中。如果打盗版,必然会得罪百度。张朝阳说:“在PC上百度的封杀能力很强,当时得罪百度的后果很严重。”

  现在张朝阳依然对百度心存恐惧,但是视频行业的竞争压力逼迫他不能后退。各家视频在版权内容上的预算越来越多,2013年搜狐视频有1亿美元左右的花费,优酷2亿美元,腾讯视频、乐视都与此相当。如果花大价钱买的内容被盗播,那2014年还要不要花这么多钱买内容?

  盗版甚至影响了搜狐视频的新商业模式。张朝阳问:“我们要不要决定买电影?电影是另外一种商业模式,它是必须收费的,盗版对于电影的打击之彻底让你不可承受。”电视剧的主要商业模式是广告,用户追剧不用去找盗版,也可以接受视频网站的广告。但如果一部电影收费,必然有大量用户去看盗版。

  “盗版问题变得很严峻,压力很大。”张朝阳说,“现在我也有点害怕(百度),但没有以前那么害怕了。”

  这次反盗版联盟里,几乎个个都有强大的移动平台级产品,搜狐有移动客户端、腾讯有微信,“已经封杀不掉了,我们联合起来也不怕(百度)。”

  张朝阳还面临着另一个难题,盗版的形式很隐蔽,公众理解起来不像四年前那么简单。资本市场对此的理解还是搜索引擎上那些没有被删除的盗版链接,他必须反复对外解释这条盗版利益链条:百度提供了CMS建站系统,让站长很方便的建站;这些网站里视频需要下载百度影音才能播放,而视频的种子来自百度;百度再用广告联盟为站长分成。他说,“百度不是简单几个链接的问题,而是在背后参与整个盗版链条的建设。”

  行动取得了一些成果。在移动端,百度视频做了一些内容下线。张朝阳还不满意:“百度视频的盗版下线如果维持这个状况,我们初步可以接受。百度影音没有任何动作,这是一个很大的量。”

  “如果他们不下(线)我永远打。”张说。

  人们印象中的张朝阳虽然极具个性,但性格相当随和,打盗版那些言辞激烈的话,倒更像周鸿祎的风格。

  张朝阳不否认其中的商业目的,“这种盗版形式阻碍了视频发展的道路,大家在同一个商业规则里进行商业活动,社会就会进步,但必须守规则。”

  其实,即便斗争胜利,张朝阳也不是最大的获益者。优酷土豆的规模比搜狐大,腾讯每年买版权内容的钱比搜狐多,但他看起来最积极。

  他反盗版的方式比较原始,还带有理想主义色彩,就是把事实摆出来,昭告天下。四年前,他曾得到过政府的支持,关停了几家盗版视频网站。他反问:“你说你没盗版?天下那么多年轻人看百度视频电影?我们对这个国家还是抱有希望的,这样的事实摆出来还是有人管。”

  张朝阳总是给自己担负着什么,他在微博里说:“退一步讲,如果反盗版能成为一个有效竞争手段,那说明这个民族还是知道盗版是错的,还是有价值判断的,价值观还没有全部沦陷。”他觉得这不算什么情怀,那个概念太大,“一个人的存在能够让环境或者社会变得更好,就是存在意义的一部分。

  “我是有理想主义倾向。”他说。

  作为理想主义的一个注脚,张朝阳对搜狗出售的看法是,“赚钱只是人生的一方面,重要的是你要创造点东西。王小川的团队要保持创造力,如果把他消失掉了也是挺遗憾。”

  2013年是张朝阳拨开混沌的一年。比起过去那个号称要活到150岁的张朝阳,现在的张朝阳更像一个正常人。“进入抑郁状态之前的我,活得挺快乐,特别幼稚,但是很快乐。”经过缜密的研究,张朝阳把过去的自己否定掉了。

  他依然穿着时尚,保持着二十多岁的身材,脸庞也没有下垂。但他说,“我的衰退就是这两年发生的。之前我觉得自己完全不像这个年龄的人。人生到一个阶段,就要涅槃一下,需要经历一些痛苦的过程,再产生一些新的认识。”

  张朝阳已经找到了一套快乐的方法,不要把自我看得太强。因此,今年张朝阳没有太大的遗憾,但他还没有全心投入,毕竟恢复需要时间,这是他没办法控制的。张朝阳说,“我刚重回疆场,再给我一段时间,2014年吧。”

(编辑:TIGER 来源:中国企业家)